北京時間12月1日凌晨1點,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正式宣布,人民幣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特別提款權)。
距離上一輪評估歷時整整五年,IMF終於批准人民幣進入SDR。
IMF總裁拉加德在發布會上表示:“人民幣進入SDR將是中國經濟融入全球金融體系的重要里程碑,這也是對於中國政府在過去幾年在貨幣和金融體系改革方面所取得的進步的認可。 ”

(拉加德在發布會現場宣佈人民幣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
IMF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現有SDR貨幣籃子將維持到2016年9月30日,含有人民幣的新SDR貨幣籃子將於2016年10月1日啟用。這是為了讓SDR用戶能有更多確定性和可預測性,並利用間隔的時間進行技術性調整。
拉加德此前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專訪時表示,“中國政府深諳,人民幣加入SDR並非為了一時的自我宣傳,這是一個過程。”儘管人民幣在真正意義上成為全球儲備貨幣仍有很長的路要走,但進入SDR無疑是人民幣和中國金融市場邁向國際舞台的新起點。

(第一財經記者在IMF華盛頓總部等候拉加德發表聲明)
長期外匯儲備或流向人民幣
不可否認,人民幣“入籃”不會立即引發資金流向人民幣。當前,全球各國央行在其外匯儲備中持有約2820億美元的SDR單位。如果人民幣被納入SDR,這最直接的含義是IMF成員國若決定與另一成員國交換SDR單位的話,人民幣也是可接受的貨幣。
然而,主流觀點認為,獲得“國際儲備貨幣”資格意味著中長期而言外匯儲備將流向人民幣。目前,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中佔比很小,在總額達11.3萬億美元的全球儲備資產中僅佔約1%。瑞銀預計,假設到2020年人民幣的份額升至5%,可能意味著未來五年每年約有800-100億美元的資本流入人民幣。
資產管理公司Western Asset分析師Desmond Fu 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人民幣進入SDR標誌著IMF認可人民幣在全球金融市場的地位不斷提升,全球央行可能在長期會進一步增持人民幣資產。此外,為了加強區域性金融穩定,人民幣和其他國家貨幣的雙邊互換安排會進一步增多,以避免過度依賴美元,而局部'去美元化'也是隔離匯率風險的有效方式。”
未來人民幣不會大幅貶值
近期,離岸人民幣一度連續出現貶值,使得匯率走勢再度引發各界關注。多方機構觀點認為,人民幣進入SDR後不會出現急劇貶值,但中短期內受到美聯儲加息的影響,人民幣對美元可能會適度走弱,但總體可控。
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鬆成於11月26日撰文表示,“最近十年來,我國從未放任人民幣升值,多數時候人民幣是被低估的,短期人民幣即使有貶值壓力,貶值幅度也不會太大。”
在盛鬆成看來,中國匯率長期升值趨勢並沒有改變。 “目前中國的利率遠高於美國,未來中美利差仍將存在。”在人民幣升值中長期趨勢並未改變的情況下,人民幣國際化前景廣闊。盛鬆成建議提高人民幣使用範圍,需要進一步擴大人民幣金融市場。
德銀則認為,中國政府在今年年內不會允許人民幣出現急劇貶值。由於市場對美聯儲今年12月加息的預期升高,人民幣貶值可能引發金融市場震盪,並對中國經濟造成不利影響。
“中國央行在採取下一步匯率措施之前,或將靜觀美聯儲加息的影響,並考量新興市場可能出現的風險。”德銀表示。
就投資角度而言,瑞銀維持對人民幣兌美元的謹慎觀點。 “在美國經濟強健的支持下,美聯儲可能會在12月展開2006年來首次加息。相反,中國央行預料還將繼續降息,以提振放緩的經濟。鑑於兩國的宏觀經濟及貨幣政策前景分化,我們預估美元兌人民幣未來3、6及12個月的目標價分別在6.5、6.6和6.8。”

中國債市仍需進一步開放
從中國央行近期不斷放寬海外金融機構進入債市的舉措便可看出,債市開放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一步。
德銀認為,中國面臨的下一步挑戰是如何提高國內債券市場對外國投資者的吸引力。 “人民幣債券市場還需體現更高的流動性和透明度,才能使得人民幣資產成為全球央行儲備管理的現實選擇。應加強債券市場的基礎設施建設來輔助外國投資者的參與。雖然市場基礎設施的完善任重道遠,但人民幣加入SDR 將扮演加速這一進程的催化劑。”
值得注意的是,債券市場國際化既要有“走出去”更要有“請進來”,境外的人民幣點心債已經是“走出去”的關鍵一步,而今後鼓勵更多國外機構在境內發行“熊貓債”也是“請進來”的關鍵一環。當境外機構的融資渠道不斷拓寬,便有更多機構願意參與債券市場交易,這有利於促進市場對外開放。
東方匯理資產管理公司亞洲首席經濟學家紀沫也告訴《第一財經日報》,“人民幣進入SDR也或將加速國內債市開放進程,中國政府債券在絕對收益和套利空間方面都存在吸引力。然而,中國債市體量約40萬億元,外資佔比僅2.4%,這與印度(4.8%)、韓國(6.6%)、泰國(8.5%)、馬來西亞(19.7%)以及印尼(36 %)相去甚遠。增加境內債市的開放度也將助推香港點心債市場,也可能緩解資金外流壓力。”
倫敦Stratton Street Capital合夥人、基金經理Andy Seaman所管理的一支人民幣債券基金從2007年組建開始便錄得了110%的回報,他告訴《第一財經日報》:“隨著投資者對於中國資產配置需求的持續上升,全球債券基金將會增配人民幣計價資產。與中國在全球經濟中的重要性相比,顯然當前國際配置遠遠不足。中國官方也可能會響應國際投資者進入中國債市的渴望。同時,人民幣進入SDR將會形成對開放的倒逼機制,推動中國開放債券市場,增進人民幣使用量。”

長期或增強中國股市吸引力
備受眾人關注的是,人民幣加入SDR能否強化中國股市對於外資的吸引力?
華泰證券首席分析師羅毅看來,人民幣國際化可謂是資本市場的“催化器”。 “人民幣國際化代表整個金融體系地位的提高,代表金融體系賺錢的機會增多,隨著外資源源不斷進入中國,也就代表會源源不斷地配置權益市場。”
不過,羅斯柴爾德財富管理公司全球投資策略師Kevin Gardiner的觀點幾乎代表了多數外資對A股的態度。他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SDR的象徵意義更大,其在長期會激發投資者對A股市場的興趣,但短期可能不會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一切都會循序漸進。”
“我看好中國經濟,但對A股仍謹慎樂觀,由於A股設置漲跌停限制,流動性很難控制,不能及時撤出資金;此外,儘管當前市場已經企穩,且當前A股已較高位回調約30%,但我仍認為A股估值偏貴,如歐洲和美國等離岸市場對外資而言可能更具吸引力。” Kevin Gardiner表示。
可見,要建立一個真正國際化、成熟的A股市場,靠的不光是SDR這一背書,更是A股以及整個中國金融體系能否進一步完善自身機制、加大開放程度,這也關係到未來A股能否被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

更多迷你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當代迷你倉

當代迷你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